您的位置: 首页  学术动态
浙江工业大学文化与法制研究中心主任石东坡主讲华政智库讲坛第十七讲
发布部门: 中国法治战略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 2019-05-20

2019515日下午,我校中国法治战略研究中心在松江校区举办了华政智库讲坛第十七讲。主讲人为浙江工业大学文化与法制研究中心主任、浙江省委“法治浙江”专家咨询委员、浙江工业大学学术期刊社社长石东坡,讲坛主题为“司法学视域中的行政裁决及其法治化”。此次讲坛由中心常务副主任、司法学研究院院长崔永东教授主持,中心直属党支部书记阙天舒教授以及中心研究人员等30余人参与聆听了本次讲坛。

  


  


石东坡指出,司法学的基础理论包括司法价值、司法体制、司法机制和司法生态与司法质效,司法文化与司法文明理论等。司法学可以分为国家司法和社会司法:国家司法指形式意义的司法、国家权力结构中的司法权,司法改革理论、司法评价(评估)理论、司法方法理论等;社会司法指实质意义的司法、定纷止争功能导向的司法,司法规范理论、司法主体理论、司法程序、司法系统理论等。在社会纠纷调处的多元机制中,行政裁决以其特有的属性和独特的优势,具有重要作用。基于司法学的视域,行政裁决的实质性司法结构与功能得以凸显。石东坡提到,行政裁决是行政机关根据当事人申请,根据法律法规授权,集中对与行政管理活动密切相关的民事纠纷进行裁处的行为。行政裁决工作是行政机关的法定职责,具有效率高、成本低、专业性强、程序简便的特点,对于解决与行政管理活动密切相关的民事纠纷、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推进法治政府建设具有重要作用。但长期以来,行政裁决职能作用发挥不充分,在实际工作中存在范围不明确、程序不规范、制度不健全等问题。在现实中行政裁决制度的法治化目标有待澄清、精细化设置有待加强、实效性有待补足,因此,需要从以下三个方面予以发展:

第一,职权法定。要克服职责的泛化、行为(方式)的泛化等问题。建立行政裁决清单制度,对行政裁决事项进行全面梳理,对设定和规定行政裁决事项的地方性法规、政府规章及规范性文件进行清理,编制行政裁决事项清单,并将行政裁决事项纳入权力清单向社会公布;搭建“一站式”纠纷解决服务平台,明确行政裁决适用范围。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行政裁决主要适用于对以下特定民事纠纷的处理:侵权纠纷、补偿纠纷、损害赔偿纠纷、权属纠纷、国有资产产权纠纷、专利强制许可使用费纠纷、政府采购纠纷,以及法律法规规定适用行政裁决的其他民事纠纷。涉及民事主体的合同纠纷,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处理,不纳入行政裁决的范围;在自然资源权属、知识产权侵权和补偿、政府采购活动等行政裁决纠纷多发领域,市县政府应当整合行政机关、人民调解组织、行业调解组织、律师调解组织等资源,探索建立“一站式”纠纷解决服务平台,加强衔接联动,完善工作机制,切实减轻群众在依法维权中的负担;依法履行行政裁决职责,依法承担行政裁决职责的行政机关,在当事人提出申请后,应当切实履行职责,按照法律法规规定的受案范围、级别管辖、时限等受理和审理案件,依法及时作出公正裁决,努力将民事纠纷化解在行政管理活动中。绝不允许敷衍塞责、推诿扯皮,坚决防止行政不作为、乱作为。

  


第二,程序健全。一是要建立健全行政裁决案件先行调解机制,行政裁决机关在案件审查的基础上应当先行调解,调解达成协议的,应当形成行政调解协议书,并送达当事人,当事人应自觉履行;一方不愿调解或调解后仍未达成协议的,应当及时作出裁决。调解所用时间不计入行政裁决期限。二是要建立健全重大行政裁决审理决定机制。对涉及公共利益和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行政裁决事项,要严格执行集体讨论决定制度,需要公开听证、专家论证评审的,行政机关应当按照规定程序组织听证、委托专家进行论证评审,充分保障当事人陈述、申辩、举证、质证和辩论等相关权利。三是行政裁决机关应当对收到行政裁决申请及时审查,对符合条件的应当受理;对不符合条件决定不予受理的应书面通知申请人。行政裁决机关受案后应当书面通知被申请人,并要求其在规定的时间内提交相关材料、说明情况。被申请人在收到答复通知后,应当在规定期限内提出书面答复,并提交证据、依据及相关材料。当行政裁决机关收到被申请人答复后,对争议的事实、证据材料进行审查,将所有的事实、证据材料进行综合分析研判。必要时可组织公开听证,由当事人双方当面陈述、相互辩论、举证质证,以查明案情。行政裁决机关根据审查认定的事实,依法作出行政裁决。裁决书应当载明当事人双方的基本情况、争议的内容,明确对争议内容的认定、理由、法律依据及裁定结果,并依法告知当事人具体救济方式。与此同时,明确行政裁决期限,法律、法规、规章对行政裁决办理期限有规定的,必须在法定时限内完成;法律、法规、规章对行政裁决办理期限没有规定的,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60日内作出裁决。案情复杂,不能在规定时间内作出裁决的,经行政机关负责人批准的可以延长,并告知当事人,延长期限一般不超过30日。

  


第三,机制贯通。一是要建立行政裁决释明、告知、分流制度。对于能够通过行政裁决解决纠纷的,人民法院在登记立案前应当建议当事人通过行政裁决化解纠纷,引导当事人自愿选择适当的方式。行政复议机关、仲裁机构、公证机构等履职过程中,发现适合通过行政裁决化解纠纷的,应当告知当事人可以通过行政裁决化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在调解民间纠纷时,发现能够通过行政裁决化解纠纷且通过调解无法化解纠纷时,应当告知当事人可以通过行政裁决化解纠纷。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等参与矛盾纠纷化解时,对于能够通过行政裁决解决纠纷的,应当告知行政裁决渠道供当事人选择。二是要建立健全行政裁决协作配合机制。行政机关办理行政裁决案件需要其他职能部门提供行政管理资料或者专业技术方面支持时,相关职能部门应当履行职责、密切配合,协助支持行政机关办理行政裁决案件,确保行政裁决工作高效运行。三是要促进行政裁决与其他矛盾纠纷化解方式的衔接协调。首先是政府治理中的诸种调处方式之间的协调配合,构建以行政调解作为其他行政解决纠纷制度的前置程序,以行政复议和行政裁决为两条主线,以信访和现有仲裁制度为补充的行政解决纠纷制度体系。四是要健全行政裁决救济程序的衔接机制。当事人不服行政机关对民事纠纷作出的行政裁决的,在法定期限内可以以民事争议的对方当事人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裁决生效后应当通知作出行政裁决的行政机关,收到通知后行政机关撤销作出的行政裁决;在法定期限内当事人也可以对行政裁决行为提起行政诉讼,并申请法院一并解决相关民事争议。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最后,石东坡认为,想要让行政裁决成为社会司法与国家司法协同发展、法治政府与法治社会一体建设中的有益载体和有效支点,在地方性法规的创制和设计中,要增强地方立法在纠纷解决、风险防范中对政府职责的精细化与能动性调整意识和能力;依托政府行政权力运行全过程;借鉴诉讼法制中速裁程序的证据制度、时限制度、审查制度等;加强监督与问责,避免行政裁决的形式化,建立健全行政裁决责任追究机制。应发挥地方立法权限应有的能动性,精细化和精准化地加强对政府权力行使及其衔接协调的规制与调整,提升地方公共事务治理法治化的系统性与有机性。

  


讲坛互动环节,石东坡就司法学视域中的行政裁决及其法治化等相关问题与中心研究人员进行探讨。崔永东指出,石东坡的讲座具有深度且富有新意,让人受益匪浅,并对石东坡的到来致以衷心的感谢,本次讲坛圆满结束。

 

中国法治战略研究中心 吴玥供稿


 

版权所有 @ 华东政法大学信息办
copyright 2014-2020 ecupl all rights reserved.
松江校区:松江大学园区龙源路555号 邮编:201620
长宁校区:万航渡路1575号  邮编:200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