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学术前沿
审判权运行机制的改革
发布部门:司法学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4-12-11

 

审判权运行机制的改革

 

 

崔永东*

 

 

在中国当前法院系统的权力结构中,审判权与审判管理权是两项非常重要的权力,后者是一种“类行政化”权力,主要包括指导权、考评权、奖惩权、监督权和审判资源分配权等等,掌管和行使上述权力者是法院的院级领导及各庭庭长等等。从某种意义上说,目前的审判管理权已经异化为一种高于法官审判权的“审判权”,或者说是主宰甚至取代了审判权。

 

一、审判权运行机制中存在的问题

 

目前,审判权运行机制中存在的最突出的问题是所谓“行政化”,而其主要表现之一是多主体、层级化、复合式的定案机制。据统计,我国法院系统的正式和非正式的层级大约有九个:主审法官、审判长、主管庭长、庭长、审判长联系会议、庭务会、主管院长、院长、审委会。虽然并非每一案件都要经过上述层级审批,但实际上有许多案件经历了上述“流程”。上述层级均代表一级审判主体,都有审判话语权,而且层级越高则话语权越大。多层级的介入,导致各审判主体职责不明,一旦出现错案,则难以划分责任,错案追究也就不易实施。而且,案件经过层层把关、层层审批才结案,此种做法与行政机关的运作模式几乎等同。

另外,上述定案机制还导致审、判分离,即“审者不判,判者不审”,主审法官只是一个案件的承办人,他无权作出判决,而有权作出判决的审委会成员又往往不亲自参与审理。况且,审委会成员多为法院掌管一定行政权力的院、庭长,这就使审委会的案件决定权带有了较强的“行政化”色彩。近日,笔者就在号称“首都南大门”的固安县法院亲历了如下一幕:一名从业三十年的老庭长面对其制作的法理、情理均不通的判决书表现出无奈,声称其乃奉领导之命而为。仅此一例就足见基层司法“行政化”问题之严重。这也是中国目前司法低效率、欠公信的症结所在。

当然,出现上述情况,与我国法律的相关规定也有关系。根据相关法律,独立行使审判权的审判主体是法院而非法官,因此,这就为院、庭长利用其行政权威干预法官办案提供了“合法”依据。他们利用审判委员会制度、案件审批制度、请示汇报制度等等全面介入案件的审判过程,并将自己的意志贯彻到案件的实体裁判过程中,使审判权运行机制体现了一种“类行政权”运行机制的特点,导致司法权与行政权的混淆、审判权与审判管理权的融合,从而严重影响了司法的公正与效率,因此改革成为势所必然。

 

二、审判权运行机制的改革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号召,并要求法院系统进行“由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的审判方式改革。可以预见,未来的审判权运行机制将逐步从“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转向为“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而引导这一转向的过程也就是一个审判权运行机制逐渐“去行政化”的过程。

审判权运行机制的去行政化需要逐步弱化法院行政领导及审判委员会的裁判主体地位,并相应强化法官的裁判主体地位。要调整审委会的职能,加强其对审判工作的宏观指导作用,淡化其对案件的决定功能。要明确法院内部审判权与审判管理权、审判事务与行政事务的界限,实行分类管理。要严格限制院庭长行使审判管理权的行为,除非其亲自参与审理案件,不得直接或间接干预案件的处理。要减少并逐步取消院庭长审批案件,减少并逐步取消下级法院就案件处理情况向上级法院的请示汇报,维护法定审级的严肃性。要在制度上明确法官享有独立审判权,建立严格的错案责任追究制,实现权责一致。要建立独立于公务员系列的法官队伍,提高法官队伍的职业化水平,以法官等级作为法官级别高低的唯一标准,提升法官的法律权威意识,淡化其行政权威意识。

一些地方法院在这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改革尝试。如佛山中院通过实行审判长负责制,取消庭长的案件审批权,“还权”于合议庭,各成员平等参与办案,同票同权,裁判文书共同签署后直接对外发布;审委会讨论案件的范围受到严格限制,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才能上审委会,而且仅讨论法律适用问题。虽然上述改革还只是法院系统司法改革的初步阶段,但其昭示的意义和方向值得肯定。

审判权运行机制的改革必然涉及到审判管理机制的改革问题。一种激进的观点认为,目前的审判管理改革迫切需要完全废除审判管理权,因为其“行政化管理特色”严重妨碍了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此种观点有失偏颇。其实,允许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与审判管理权的存废是两个层面的问题,换言之,合理的审判管理权与法官独立行使职权并不矛盾,影响法官独立审判的是不合理的审判管理权。

审判管理改革是一个“渐进的工程”,不能一蹴而就,而是应当分步实施。第一步:关键在于理顺“两权”(审判管理权与审判权)关系,实现“两权平衡”。具体做法是:大大压缩审判管理权的运行空间,同时扩充审判权的独立运行空间,逐渐达到两权之间的平衡。第二步:在法院系统建立一种新的权力结构——以审判权为主,以审判管理权为辅。这是一种合理的权力结构。在该权力结构下,审判管理权只是一种附属性权力,其功能在于服务、监督审判权。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审判权运行机制才是良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