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际视野
法国最高行政法院身兼行政和诉讼两职
发布部门:司法学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5-10-18

 蔡静宜

 (转载检察日报2008年11月14日版)

    最高行政法院是法国行政法系统中的最高级法院,又叫国家委员会。法国的法律体系分两大支,即行政法律体系和司法法律体系,两个法律体系之间互相独立。在行政法律体系中,国家委员会是最高行政法院,处于最高地位。

    最高行政法院的产生和职能

    国家委员会的起源和拿破仑·波拿巴关系很密切,最初是由拿破仑创立的。刚开始,它是作为一个对皇帝提出公正建议的机构。1790年9月6日的法律将法律体系分成两大系统,行政法律体系和诉讼法律体系。最高行政法院有着双重职能:行政职能和诉讼职能,由国家元首或各部门部长执行。

    行政职能。该职能范围非常广泛,类似于执行政府权力。借助于第一帝国宪法,最高行政法院与立法程序有着密切的关系。最高行政法院成员的任务就是“在立法机构面前以政府的名义发言。”其宪法依据是第一帝国宪法第53条。

    诉讼职能。根据1790年8月16-24日法规《司法法官无权以任何形式干扰行政实体的运作》,在缺少司法法官的情况下,由行政行为引起的争议应该由行政机关自己解决。一般都是由部长解决,之后可以上诉到国家元首,由最高行政法院指导调查过程,并给出一个建议性的决定。但是最高行政法院给出的决定一般都会予以执行,就好像是最高行政法院在断决一样。刚开始,最高行政法院的诉讼职能是相当有限的,但之后该职能就逐步得到了确认。

    最高行政法院一方面是行政法律系统的法官,另一方面对政府的立法草案提出建议。

    最高行政法院诉讼权力的划分

    最高行政法院是行政诉讼中的最高级行政法院,所有的行政争议都在它的管辖范围以内。

    最高行政法院的直接管辖权。有些诉讼要由最高行政法院直接审判,并给出最终决定。最高行政法院就法律和事实方面对案件作全面的检查。根据行政法典的规定,由最高行政法院直接审理的案件一般都是一些性质严重,或影响范围广的案件,以排除基层行政法院和上诉行政法院的干涉。

    最高行政法院的上诉管辖权。上诉不能产生暂停执行被上诉判决的效力。但最高行政法院可以在相应的模式和条件下,在等待决定的时候宣布暂缓执行。就判决本身而言,最高行政法院对其进行两种形式的控制。首先,以判决的方式来表示对管辖权规则的尊重。如果发现有不遵守规则的地方,将取消原判决。上诉法官可以将案件发回重审,或将其提审。出于简单性和快速性的考虑,最高行政法院通常会采取后者。其次,监督检查案件的判决。最高行政法院将对事实和法律两方面进行全面重审,以各种形式对受审案件重新给出判决。行政上诉法院在其管辖范围内享有同等权力,但是程度不同。对最高行政法院而言,它作出的判决是终审的,不可再上诉,而其他上诉法院却无此特权。

    最高行政法院的特别上诉管辖权。根据行政法典的规定,最高行政法院对一些本应该由上诉行政法院管辖,却由于进人其管辖权范围内的案件的上诉同样有管辖权。同时,最高行政法院诉讼部门的主席也可以就行政法院紧急程序作出决定,比如关于自由的紧急程序,将外国人遣至边境的决定。

    最高行政法院的终审管辖权。在行政法律体系中,最高行政法院是唯一一个有终审管辖权的法院,是最高级行政法院。在实施终审判决权以前,最高行政法院要对案件进行详细的分析:被审案件是司法性质的还是行政性质的?最高行政法院作为终审法院,主要是看基层法院是否正确选择和适用了法律:处罚所有法律适用方面出现的错误,同时,也检查基层法院是否对法律事实正确定性。

    最高行政法院的判例

    通过判例,最高行政法院逐渐将法律定义具体化,并促进行政法的发展。最高行政法院在适用新法条时一般都比较谨慎,以避免取代立法者的工作。比如,最高行政法院不可以创造出新的法律基本原则(例如平等原则等),只能确认法律基本原则。最高行政法院的判例是法国行政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的作用远远超过了简单的对法律进行解释和适用。它还可以表达为被人所熟知的法条,以便大家参考。同时,在判例中还可以找到行政法的基本原则,这是行政法的基础。

    判例的性质。纵观法国一个世纪以来的判例,“平衡”是总结判例的最恰当的字眼。行政机关主要执行以公共利益为本的任务,而最高行政法院则努力为其执行该任务提供所需要的法律方法。这种“平衡”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随着情况和条件的需要慢慢发展。所以最高行政法院也有规律地调整他所创设的规定,或者放弃已有的规定,或者指定新的规定。

    判例的限制和缺点。首先是理解上的困难。判例法比书写的法条要难理解得多。因为它总是隐藏在重重的法律决定中,经过仔细阅读才能发现。

    其次是判例法的不变性。判例法的另一个弱点就是只有在法官明确表达之后才可以应用。而文本法就是明确写明的。再就是行政法结构上的弱点,它是通过一个个案例建立起来的,这取决于最高行政法院调查的随意性。总体上他们是互相联系的,但缺少基本型原则:既不能给出简单而准确的定义,也不能找出单一的标准来确定适用范围。

    判例以外的改革。尽管判例数量很丰富,并在不断发展,但是判例并不能带来很多创新。最高行政法院作为法国最高级别的行政法院,在行政法律体系的地位是不可取代的。作为国家立法草案的建议者,其政治地位也是不可低估的。

最高行政法院是法国行政法系统中的最高级法院,又叫国家委员会。法国的法律体系分两大支,即行政法律体系和司法法律体系,两个法律体系之间互相独立。在行政法律体系中,国家委员会是最高行政法院,处于最高地位。

    最高行政法院的产生和职能

    国家委员会的起源和拿破仑·波拿巴关系很密切,最初是由拿破仑创立的。刚开始,它是作为一个对皇帝提出公正建议的机构。1790年9月6日的法律将法律体系分成两大系统,行政法律体系和诉讼法律体系。最高行政法院有着双重职能:行政职能和诉讼职能,由国家元首或各部门部长执行。

    行政职能。该职能范围非常广泛,类似于执行政府权力。借助于第一帝国宪法,最高行政法院与立法程序有着密切的关系。最高行政法院成员的任务就是“在立法机构面前以政府的名义发言。”其宪法依据是第一帝国宪法第53条。

    诉讼职能。根据1790年8月16-24日法规《司法法官无权以任何形式干扰行政实体的运作》,在缺少司法法官的情况下,由行政行为引起的争议应该由行政机关自己解决。一般都是由部长解决,之后可以上诉到国家元首,由最高行政法院指导调查过程,并给出一个建议性的决定。但是最高行政法院给出的决定一般都会予以执行,就好像是最高行政法院在断决一样。刚开始,最高行政法院的诉讼职能是相当有限的,但之后该职能就逐步得到了确认。

    最高行政法院一方面是行政法律系统的法官,另一方面对政府的立法草案提出建议。

    最高行政法院诉讼权力的划分

    最高行政法院是行政诉讼中的最高级行政法院,所有的行政争议都在它的管辖范围以内。

    最高行政法院的直接管辖权。有些诉讼要由最高行政法院直接审判,并给出最终决定。最高行政法院就法律和事实方面对案件作全面的检查。根据行政法典的规定,由最高行政法院直接审理的案件一般都是一些性质严重,或影响范围广的案件,以排除基层行政法院和上诉行政法院的干涉。

    最高行政法院的上诉管辖权。上诉不能产生暂停执行被上诉判决的效力。但最高行政法院可以在相应的模式和条件下,在等待决定的时候宣布暂缓执行。就判决本身而言,最高行政法院对其进行两种形式的控制。首先,以判决的方式来表示对管辖权规则的尊重。如果发现有不遵守规则的地方,将取消原判决。上诉法官可以将案件发回重审,或将其提审。出于简单性和快速性的考虑,最高行政法院通常会采取后者。其次,监督检查案件的判决。最高行政法院将对事实和法律两方面进行全面重审,以各种形式对受审案件重新给出判决。行政上诉法院在其管辖范围内享有同等权力,但是程度不同。对最高行政法院而言,它作出的判决是终审的,不可再上诉,而其他上诉法院却无此特权。

    最高行政法院的特别上诉管辖权。根据行政法典的规定,最高行政法院对一些本应该由上诉行政法院管辖,却由于进人其管辖权范围内的案件的上诉同样有管辖权。同时,最高行政法院诉讼部门的主席也可以就行政法院紧急程序作出决定,比如关于自由的紧急程序,将外国人遣至边境的决定。

    最高行政法院的终审管辖权。在行政法律体系中,最高行政法院是唯一一个有终审管辖权的法院,是最高级行政法院。在实施终审判决权以前,最高行政法院要对案件进行详细的分析:被审案件是司法性质的还是行政性质的?最高行政法院作为终审法院,主要是看基层法院是否正确选择和适用了法律:处罚所有法律适用方面出现的错误,同时,也检查基层法院是否对法律事实正确定性。

    最高行政法院的判例

    通过判例,最高行政法院逐渐将法律定义具体化,并促进行政法的发展。最高行政法院在适用新法条时一般都比较谨慎,以避免取代立法者的工作。比如,最高行政法院不可以创造出新的法律基本原则(例如平等原则等),只能确认法律基本原则。最高行政法院的判例是法国行政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的作用远远超过了简单的对法律进行解释和适用。它还可以表达为被人所熟知的法条,以便大家参考。同时,在判例中还可以找到行政法的基本原则,这是行政法的基础。

    判例的性质。纵观法国一个世纪以来的判例,“平衡”是总结判例的最恰当的字眼。行政机关主要执行以公共利益为本的任务,而最高行政法院则努力为其执行该任务提供所需要的法律方法。这种“平衡”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随着情况和条件的需要慢慢发展。所以最高行政法院也有规律地调整他所创设的规定,或者放弃已有的规定,或者指定新的规定。

    判例的限制和缺点。首先是理解上的困难。判例法比书写的法条要难理解得多。因为它总是隐藏在重重的法律决定中,经过仔细阅读才能发现。

    其次是判例法的不变性。判例法的另一个弱点就是只有在法官明确表达之后才可以应用。而文本法就是明确写明的。再就是行政法结构上的弱点,它是通过一个个案例建立起来的,这取决于最高行政法院调查的随意性。总体上他们是互相联系的,但缺少基本型原则:既不能给出简单而准确的定义,也不能找出单一的标准来确定适用范围。

    判例以外的改革。尽管判例数量很丰富,并在不断发展,但是判例并不能带来很多创新。最高行政法院作为法国最高级别的行政法院,在行政法律体系的地位是不可取代的。作为国家立法草案的建议者,其政治地位也是不可低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