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际视野
挪威调解制度的新发展
发布部门:司法学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6-02-19

    李纳

(转自人民法院报2015年7月17日版)

    近年来,随着挪威经济的稳步发展和人口的不断增加,民事纠纷数量也在持续上涨。在此背景下,挪威于2008年施行了新的《纠纷解决法》。该法不仅为法庭外调解建构了一个框架,而且为法院附设调解提供了法律依据。考察挪威调解立法与实践,可为我国纠纷的调解提供借鉴。

    调解立法的概况

    挪威是最早建立非诉讼调解制度的国家,调解制度1715年即已初步建立。至1797年,调解组织已普遍设立,调解成了民事纠纷诉讼前的必经程序。1991年全国调解委员会颁布了《关于调解与和解的法令》。1996年,挪威开始试点司法调解程序示范项目。随着试点项目的不断延伸和扩展,至2006年,所有的挪威法院均能独立提供调解服务。挪威立法部门于2005年6月1日颁布了一项新的民事程序法——《纠纷解决法》(Dispute Act),并于2008年1月1日生效。该法的第7章、8章详细规定了法院附设调解和法庭外调解的内容。

    2008年5月21日,欧盟颁布了《关于民商事调解若干问题的指令》(以下简称《欧盟调解指令》),该指令通过鼓励使用调解以及确保与司法程序之间的平衡关系,促成纠纷的妥善解决。

    挪威虽未加入欧盟,但与欧盟达成了《欧洲经济区(EEA)协定》。根据该协定,挪威执行欧盟指令。近年来,随着《欧盟调解指令》和《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UNCRC)的介入,挪威调解制度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和完善。

    目前,挪威设有435个调解委员会,首都奥斯陆作为特例设有3个调解委员会。如今,除租赁合同纠纷、监护权纠纷、劳资纠纷、公共事务纠纷等适用特有纠纷解决程序的案件外,调解已成为挪威绝大部分地区案件的诉前强制性程序。

    《纠纷解决法》的主要内容

    (一)调解模式

    法院附设调解  挪威的法院附设调解是某些类型的案件进入诉讼的必经程序。根据《纠纷解决法》规定,除婚姻家庭、监护及公民起诉政府外的所有民事纠纷在向法院起诉之前,都必须经过调解委员会调解。一方当事人若未能出席调解会议的,调解委员会可以径行作出调解决定,且书面通知缺席的一方。调解所作出的决定或达成的协议和法院判决具有同等效力。

    调解协议生效后,若一方当事人拒不履行,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如调解不成,或一方当事人对调解协议(决定)不服,各方当事人均有权向一审法院起诉,正式启动诉讼程序。

    进入诉讼程序后,为确保程序快速、经济和有效地展开,法院有责任评估争议是否可以通过调解解决。这意味着,在诉讼中仍然可以选择调解结案的方式。

    民间调解  在挪威,民间调解和律师调解共同构成了法庭外调解。挪威议会大力支持法庭外调解,并将其纳入《纠纷解决法》的立法动议。民间调解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双方当事人在自愿的前提下可寻求民间调解机构的协助。在民间调解机构中所达成的调解协议同样具有法律效力,当事人可申请强制执行。

    挪威现有20多种民间调解组织,这些组织主要根据双方合意,调解民事纠纷和轻微刑事纠纷,如邻里纠纷、小额经济纠纷赔偿、小偷小摸、未成年人犯罪、校园骚扰等。

    律师调解  律师调解是挪威近年来兴起的一种调解制度。对于一些涉及复杂的法律问题的案件,双方当事人既不愿上法庭,又认为调解委员会调解员的法律知识不够,就可以请律师协会指定律师调解。律师调解时,允许双方当事人在自己的法定代表和法律顾问的陪同下,基于平等自愿的原则达成调解协议。

    (二)调解程序

    调解的启动  在挪威,法院附设调解是由法院决定启动,即在法院召开听证会之前调解委员会必须有一个争端强制解决程序。法庭外调解则是根据双方先前的协议,通常是在一方当事人认为有必要调解时启动。在法庭外调解过程中,如若另一方违反调解协议和《纠纷解决法》规定的义务,试图阻止法庭外争端解决和调解的进程,将会被处以一定数额的罚款。

    法院附设调解通常由调解员在法院调解室进行。一方当事人如若不参加预定的调解会议,将会承担较重的违约成本。而在法庭外调解过程中,当事人的代表只要持有授权委托书就可以参加调解会议,并不要求当事人亲自参加。

    调解员的选任  调解员由政府有关部门公开登报招聘。市政委员会和警察部门代表以及调解委员会协调人正式任命的调解员任期为4年,可以连任,报酬按小时计算。根据《纠纷解决法》对调解员的职业资格的规定,调解员必须在调解领域拥有足够的相关专业技能或者拥有类似的经历。在挪威,绝大部分调解人员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如律师、社会科学家、商界人士、退职警探或法官、教师等。

    对于具体纠纷中调解员的任命,《纠纷解决法》第7章作了详细规定。法院附设调解中的调解员一般从法院调解小组里选择,然而在当事人的许可下,法院也可委任法院调解小组外人员为调解员或助理。在发生利益冲突的情况下,被提议的调解员和助理可以拒绝任命。

    法庭外调解过程中的调解员通常由双方当事人协商选定,主要以律师为主;当事人也可以要求法院从法庭调解员名单中以书面形式任命调解员。法院附设调解员和法庭外调解员必须遵守公正性原则,在调解过程中澄清事实以避免出现潜在的利益冲突。

    调解费用  在法院附设调解中,调解员(法官除外)以及助理,都有权要求当事人支付调解费用。在按法庭确定的酬金率计算调解费用的情况下,法院将承担调解费之外的额外费用。如若法庭、当事人和调解员同意了其他的酬金率,当事人有责任承担额外费用。

    《纠纷解决法》第19条规定,法院附设调解成功的,双方当事人需要确定调解费用的分配并写入调解协议。如果当事人不能达成协议,又未向法院申请自行决定,他们必须各自承担自己的费用。对于法庭外调解,各方当事人必须共同承担调解员的报酬及助理的费用,另有约定的除外。如果各方当事人同意从司法调解员的列表中指定一名调解员,当事人和调解员可要求法院确立具体的调解费用。

    调解的结果  一个成功的司法调解是指在各方当事人达成的调解协议中部分或完全地解决了纠纷。法庭外调解和法院附设调解的效力存在差异:前者有合同协议的一般效力,而后者是一个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协议。基于此原因,大多数当事人会选择法院附设调解。

    若法院附设调解不成功,案件即移交给法庭,进入诉讼程序。在调解中担任过调解员的法官不能参与后续的诉讼程序。若法庭外调解不成功,当事人可以将纠纷呈至相关的调解委员会或立即移交给法庭。

    调解的类型化

    (一)刑事调解

    挪威实行被害人与加害人调解(Victim-Offender Mediation)模式,这一模式通过强调恢复情感和物质损失的重要性,促进纠纷的解决。刑事调解委员会是挪威设立的专门化的刑事调解机构,其成立的目的是从受害者的角度创建一种纠纷解决机制。目前,挪威刑事调解程序作为轻微刑事案件(主要是轻伤害案件和扒窃、盗窃案件)诉讼机制的补充被大量使用,已成为可以代替审判的刑事案件处理机制。

    挪威刑事诉讼法第71条规定,如果公诉人认为刑事案件适于调解,可以将此案件转交给调解委员会。即一般情况下,挪威刑事调解的案件是在警察侦查结束后,检察官确认案件适合调解的情况下才转交给调解委员会。调解程序的开展要求当事人必须明确表达其同意调解的意愿,且加害人必须作出书面的同意意见。同时,当事人必须亲自参与,面对面进行调解。调解协议经双方签字后生效,诉讼程序即告终止。若调解失败,司法机关继续刑事诉讼程序。

    (二)家事调解

    在挪威,家事纠纷主要由家庭咨询办公室(Family Counselling Offices)负责调解。2013年,家庭咨询办公室处理了32175件纠纷,比2001年增长了近30%。婚姻纠纷占家事纠纷总数的一半以上。2013年,超过19600件婚姻纠纷经过调解达成协议。

    为缓解法院的诉讼压力,挪威新《婚姻法》和《儿童法》专门规定了家事调解制度,对涉及监护、探视纠纷以及涉及未满16周岁婚生子女的离婚案件等调解作出强制性的规定。譬如,《婚姻法》第26条规定,涉及16周岁以下婚生子女的离婚案件在诉讼前必须进行强制性调解。《儿童法》第51条规定,凡涉及监护、探视等纠纷的案件必须经过1小时的法定强制调解,在调解有希望达成时可以延长至3个小时。这些规定不仅保护了儿童,也满足了当事人希望通过调解解决纠纷的需求。

    当诉前调解协议未达成时,案件将立即进入诉讼程序。在诉讼中法庭依然有义务在每一个诉讼阶段评估达成调解的可能性,并且可采取必要手段促进调解。法庭拥有相当广泛的自由裁量权,可以在诉讼中要求增加一个新的调解程序。

    在新的调解程序中,法庭有义务指派专家顾问与当事人、儿童进行分组讨论,调查实际情况并拟定调解协议。最后,法庭可以给予当事人一定期间验证拟定的调解协议。若当事人不同意,可在任何时候要求终止调解继续诉讼。

    简要评析

    挪威司法调解模范项目的综合评价报告,对挪威调解制度的现状作了如下总结:

    1.至少25%的民事纠纷中采用了司法调解,案件涉及范围宽泛,涵盖了不动产纠纷、劳动纠纷以及合同纠纷等。2.在所有进入调解的案件中,达成和解的数量约占案件的70%至80%,从而减少了执行法律程序所用的时间以及费用。3.其余未达成和解的案件中,40%参与调解的调解员和法律顾问认为,尝试进行调解并不会拖延案件的审判程序。4.大多数参与者认为调解比法庭诉讼的压力更小。非正式的环境给对话提供了良好的基础,同时也提供了充足的机会来讨论和研究不同的和解方案。5.在达成和解的质量方面,有一个广泛的共识,即达成的和解至少应当是平衡和公平的。

    挪威法律界认为,调解是替代性纠纷解决机制(ADR)中最为成功的一种。《纠纷解决法》在挪威获得了广泛的认可,然而,在实践中也受到了一些质疑,如对调解员过于简单的培训和过大的自由裁量权的担忧。这些问题有待于今后的立法予以解决。

    (作者单位:厦门大学法学院)